温氏养猪户风险在哪

作者:李宗全2019-04-11 19:17:59

摘要温氏养猪户风险在于市场竞争风险、产品价格波动风险、饲料原料价格波动风险、重大疫情风险、食品安全风险、经营模式的风险、存货减值风险、自然灾害的风险、投资项目无法实现预期收益的风险以及进口肉食品对国内畜禽养殖的影响等方面。

一、市场竞争风险

1、国家队养殖扶持力度大,许多散养都加入到禽畜规模化养殖中,但是由于不够了解市场信息而导致滞后,产品价格高时,散养户投入和补栏数量上升。

2、价格低时散户受情绪控制,又减少补栏数量,给市场带来一定的波动性,企业的营销策略受到影响。

3、就短期而言,销售区域以华东地区、华南地区、华中地区及西南地区等为主,养殖户进入或退出行业都能给市场竞争带来风险,对公司产品造成冲击。

4、就中长期而言,行业逐步整合,市场走向集中,有一定规模的企业总的竞争实力也明显提高。

5、全国各范围被销售网络全面覆盖,如果公司无法做出合适的战略调整,改变格局加以面对,面对如此激烈的竞争条件下,未来的收益和份额将大幅下跌。

6、综上所述,温氏认为猪价起伏变动大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散户规模只增不减,散户对市场信息了解匮乏,盲目加减补栏数量,从而导致温氏利润受损。

7、温氏除去与散户的竞争,规模猪场数量也不在少数,行业发展一旦远远超过温氏布局和营销策略,同样功亏一篑。

二、产品价格波动风险

1、生猪市场的供给量仍然不足,不能保持长期的稳定性,所呈现出的供需匹配有明显的周期波动性。

2、如果将来市场出现供大于求,畜禽产品价格将持续暴跌,随即而来面临的是下行风险。

三、饲料原料价格波动风险

1、饲料原料比例多的如玉米、小麦、豆粕、高梁等,占公司的主要经营,这些原料在短时期内都是很难找到替代物的,一旦出现价格的大幅波动,公司都无法如果快速控制或转移成本,将对公司产生的净利润造成极大地影响。

2、从温氏的角度看,玉米、豆粕这些饲料的原料成本占主要经营总成本的比例较高。而从我国的角度出发,玉米的价格在后期势必会维持在较低水平,但对于豆粕的成本,决定权在于美国农业部。

3、除了温氏,其他同类型的大型饲料企业同样在面临风险,于是才强化中粮贸易的合作,中粮贸易作为国企,既是是全球五大粮商之一,又是中国饲料原料贸易排名第一的企业,因此玉米进口极具优势。

四、重大疫情风险

1、重大畜禽疫病首先会影响到价格波动,造成成本的增加,更可怕的是引起消费者恐慌,造成市场需求萎缩。

2、如2014年下半年、2017年上半年冬春季节发生H7N9病例,出现卫生安全问题,各地市场销售渠道销售限制,家禽养殖业遭受重重一击,温氏连同新希望六和等企业同样亏损巨大。

五、食品安全风险

1、近年来国家不断颁布和完善法律条例,加大对食品安全和来源的监管。

2、消费者对食品安全越来越重视,甚至要求严格,一旦出现食品安全问题,消费者受到打击迎来信任危机,企业苦心经营树立的品牌形象会直接倒塌,严重的直接倒闭。

3、如以往发生的“速生鸡”、“黄浦江死猪漂流”等事件对温氏及整个畜牧业造成损失无法挽回。

六、经营模式的风险

1、公司较早就创立了“温氏模式”,并在发展过程中不断完善,并且一直秉承着“精诚合作,齐创美满生活”的核心理念,与广大农户之间建立了稳固良好的合作关系,公司的扩张对合作农户来说已经逐渐产生依赖性。

2、在双方合作签订的协议内,尽管对权利义务和奖惩机制都有明确的规定,但随着时间推移和合作用户增加,执行过程中仍然存在一定的差异,如果最终闹上法庭产生纠纷或诉讼,对公司经营不利。

3、如果将来发生疫病、政策调整或竞争同行抢夺资源等问题,公司吸引力降低,遭受质疑合作关系破裂,公司业务将持续下跌。

4、温氏公司采用紧密的“公司+农户”产业链一体化经营模式,与新希望六和、正邦、正大、中粮等其他企业都是一致的,所以争夺农户资源方面是无法避免的。

七、存货减值风险

公司的运营模式决定了存货金额在总资产中占主导地位,禽畜养殖时间长,周期性供需变化大,同时价格波动明显,若生猪价格下跌公司期末存货可变现净值下降,低于成本公司就面临存货减值的风险。

八、自然灾害的风险

公司的养殖场地如果遭受台风、地震、水灾、雪灾等自然灾害,造成设施和设备损坏和禽畜死亡,将直接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

九、投资项目无法实现预期收益的风险

1、公司投资项目分布广泛,严格对公司项目管理、人力资源管理、市场拓展、法律及财务风险管理等各方面做出要求。

2、将来如果面临市场需求变动、市场竞争环境变化、环保及食品安全监管要求升级、产业政策变动、养殖技术变革、以及其他任何意外因素,投资项目的实施和运营都不能正常进行,存在着无法实现预期收益的风险。

十、进口肉食品对国内畜禽养殖的影响

1、目前我国对进口肉类消费需求持续上升。

2、进口肉类金额数据如下:2005年-2016年,我国进口畜肉及杂碎金额由25230.40万美元涨至897673.30万美元。

3、进口禽肉及杂碎金额由33441.20万美元涨至128511.60万美元。

4、未来若我国政策进一步开放,进口肉类的数量、品种还有可能会增加,如果公司还没有良好的措施应对,经营业绩势必受到影响。

本文由作者上传并发布(或网友转载),本站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展开全部内容